李丰:著名投资人如何看待2019年? « 北极圈

李丰:著名投资人如何看待2019年?

栏目:创投资讯 点击: 399 次

lf.jpg

李丰是峰瑞资本的创始合伙人,他也曾经是老牌投资机构IDG的合伙人。2015年时,李丰创办了投资机构峰瑞资本。再早之前,李丰还曾经在中国最大的教育公司新东方工作过七年。

投资人这个职业,其实就是用钱来验证自己的判断。对于风险投资人而言,如果他看好一个创业者,看好他做的事情,那么,在价格合理的情况下,他会用钱投票,用钱来购买这家公司一部分的股份。如果他的判断正确,这家公司的价值会不断增长,他持有的股份的价值自然也会增长。风险投资正是从这种增长中获利。

从2011年以来,创业和投资一直是两个热门的领域。直到2018年,突然,这两个领域就像中国经济一样,要经历所谓“结构性调整”。风险投资和经济的共振很明显。因为,风险投资是把钱投给那些未来最有可能赚钱的公司。这些成长型公司就是未来经济的基本面。而风险投资投出去的钱,正好来自于上一轮经济增长的获益者,这些人持有的钱,想要获得更多收益,所以交给风险投资机构。

因为职业关系,风险投资人自然也最关心宏观经济到底好不好,未来经济前景到底怎么样,以及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哪些领域和行业有机会。

当然,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是很多人都关心的。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像风险投资人一样,如此利益攸关,得到的反馈会如此直接。因此也不会用这么多时间思考这些问题。

即使在投资人中,李丰也是以思考力著称的。举个例子,过去三年,从2016年到2018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每一年都引用了李丰的观点。

李丰会和我们持续分享他对经济和商业的观察与思考。这一次,先从每个人都很关心的问题开始:如何看待2019年?2019年会好吗?

lf.jpg

我们先来看一个问题,2019年和2018年有什么不同?

李丰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预期不同。2019年大家对经济的预期已经降到了谷底。如果有一个指针来表明情绪的悲观和乐观,那么,这个指针已经完全指向悲观这一侧。

2018年年底的时候有一个段子是这么说的: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这个段子被美团创始人王兴转发过,曾经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这个段子就是悲观情绪的最贴切表现。

预期的转折是从2018年开始的。其实在7月中旬俄罗斯世界杯结束之前,还没有人这么悲观。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世界杯比赛直播期间的电视广告。一些后来宣布裁员或者优化结构的公司,当时还投放了价格不菲的电视广告。投放广告其实是对未来有好的增长预期的表现。

为什么预期的转变会这么剧烈?

李丰分析,是因为2018年有两件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促使人去调整预期。

第一件事情是国家一直在说的“去杠杆”。对去杠杆的简单解释就是,从个人到公司,要降低负债。债务是经济增长的燃料,因为有了更多钱,就可以进行更多投资、消费;但是过高的负债,以及可能导致的还不上钱,又会拖累整个经济发展。所以,中国要去杠杆。

李丰说,在2018年时,没有人预见到去杠杆这件事对整个投资和金融市场,乃至经济会影响这么大。他跟很多二级市场投资人,也就是投资股市的投资人交流过。大家都说,想到了去杠杆从2018年的4月份会开始影响到市场,但是,到了8月份时,大家也都承认,确实没想到,会对市场有这么大影响。“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

既然错了,那就改啊。作为反应,大家马上调整预期,把事情往糟糕的地方想,并且相应地调整自己的行为。因为预期借到钱更难,所以,就会减少相应的投资、消费行为。但是,与此同时,政策方面反而在慢慢往回退,从紧信用紧货币,到逐渐放松货币政策。不过,大家的预期却没有相应调整。

第二件事情就是中美贸易摩擦。同样,在2018年的上半年,并没有太多人会把中美贸易摩擦看成是一个长期问题,大家会认为它可以通过谈判来迅速解决。但是,随着贸易摩擦的不断加码,所有人的心理预期又经历了一个调整:大家开始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乃至中美关系,会成为一个长期问题,并且会为中国经济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预期的指针,再一次向悲观的方向大幅摆动。

用李丰的话说:“这两件事大家都看到了,也做了准备,但是当事情真发生的时候,每一件事的影响,都比大家的预期要大很多,而且作用时间长很多。这种超出预期,使得大家调整自己接下来的预期,把中国的经济问题向下预期了很多。简单来说,就是当我发现我错了之后,我开始矫枉过正。”

这两件超出预期从而导致大家调整预期的事,再加上中国经济正好处在一个结构调整的阶段,三者叠加的结果就是,现在大家把对中国经济的预期,调整到了一个“最差预期”的状态上。

大家都已经准备好,要去面对接下来的挑战。然后,就有了我们可以从媒体上看到的各种各样的反应:裁员、降薪、准备过苦日子。

所有人都建立起了这些认识:中美关系会是一个长期问题;中美贸易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不确定性;中国经济不会再像过去40年那样高速增长。回到李丰所在的行业,投资行业的人也都接受了“资本寒冬,市场上不再有那么多钱”的说法。对于普通人而言,大家开始意识到,买房子可能不再是一个稳赚不赔的投资,不断传来的裁员和消费降级的新闻,也让大家觉得要开始准备过苦日子。

lf.jpg

李丰显然不是一个“最差预期”的持有者。

他给出了三个理由来论证,为什么2019年只会变得更好。

第一个理由是逻辑上的,既然都已经做了最差预期,那么其实在理论上,事情只会比你的预期要好,而不会更差。最坏的情况都已经想到了,你还怕什么?

第二个理由是,危机都是在预想不到的情况下发生的。但是在2019年年初,中国几乎上上下下都摆出一副架势: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做好了准备要去应对可能发生的经济下行。对于个人而言,是捂住口袋减少消费;对于公司,是开始减员增效提升效率;对于政府而言,是不断出台政策和召开会议,同时给政策和信心。

而且,大家对中国经济下一步应该做什么,都形成了共识,包括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以及摆脱对房地产投资的过度依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要做什么、该怎么做,并且做好了过苦日子的准备,“大家矫枉过正地为所有悲观的事情做好了准备”。

按照常理推论,这种情况下,大概率不会发生突然的危机。它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所有人都知道缺什么,知道要做什么,并且树立了一个要去抵达的目标。现在我们就处于抵达目标的过程的起点。

第三个理由是,中国经济的体量到今天已经非常庞大,即使按照最坏的打算来做预备,也会发现中间会有很多机会。比如,中国2018年的GDP总量是90万亿人民币。即使按照一个非常悲观的增速来计算,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降低到4%,也要增加3.6万亿。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GDP,那么这个经济总量可以排进全球前30,比挪威、以色列的GDP总量都要高。这么大的体量,即使是微小的增量,也是惊人的。

再以社会消费零售总额来看,中国2018年的零售总额超过了38万亿,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即使这个数字不增长,也是一个庞大的国内市场。

这三个理由都只是基于最保守的情况给出的。既然更糟糕的情况并不会发生,而且从政府到公司再到普通人,都清楚经济应该怎么调整,接下来应该怎么发展。推论就是,中国经济现阶段的问题,其实最主要的是预期的问题。是2018年下半年的出人意料,让大家矫枉过正,把对经济的预期调整到最差。



声明: 本文由( 北极圈 )编辑,转载请保留链接: 李丰:著名投资人如何看待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