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匯率傳導指數報告(2020)》出爐!人民幣位列匯率傳導指數前三位 « 北極圈 《全球匯率傳導指數報告(2020)》出爐!人民幣位列匯率傳導指數前三位 – 北極圈

《全球匯率傳導指數報告(2020)》出爐!人民幣位列匯率傳導指數前三位

欄目:商業頭條 評論:0 點擊: 50 次

image.png

2020年1月,由新華指數與廈門大學經濟學科聯合編制的《全球匯率傳導指數報告(2020)》(以下簡稱《報告》)在廈門大學發布。報告顯示,在8種世界主要貨幣中,美元、歐元和人民幣位列匯率傳導指數的前三位,對其他貨幣有正向的淨影響。人民幣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貨幣匯率的傳導效應不斷增強,已逐漸處於“一帶一路”貨幣傳導網絡的中心位置。

《報告》的匯率傳導網絡變遷情況來看,美元在全球主要貨幣體系中保持著較大影響力,一直處於全球匯率傳導網絡中心位置。在2008年,人民幣尚處於全球匯率傳導網絡的邊緣位置,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人民幣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影響呈現波動上升態勢。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人民幣影響的貨幣種類逐漸增加,當前已處於“一帶一路”貨幣傳導網絡的中心位置。

《報告》指出,隨著經濟全球化發展,全球貨幣體系格局不斷發生改變,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匯率聯繫日趨緊密,貨幣匯率之間相互錨定、相互影響的嬗變態勢逐漸顯現。

從匯率傳導指數來看,在世界八種主要貨幣體系中,對其他貨幣匯率波動有正向淨影響的貨幣只有三種,分別是美元、歐元和人民幣。其中美元匯率傳導指數達到6.86,美元匯率變動一個標準差,會影響其他七種貨幣匯率平均波動6.86個基點。人民幣匯率傳導指數為1.654,表現出較好的錨貨幣特徵。

rmb.png

圖1全球匯率傳導指數(2020年1月1日)

從匯率傳導網絡變遷情況來看,美元在全球主要貨幣體系中保持著較大影響力,一直處於全球匯率傳導網絡中心位置。在2008年,人民幣尚處於全球匯率傳導網絡邊緣位置,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人民幣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影響呈現波動上升態勢。

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幣匯率傳導網絡來看,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之前,新加坡元的“一帶一路”匯率傳導指數領先於其他國家,這與新加坡長期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密切相關。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人民幣影響力不斷增強,影響的貨幣種類也逐漸增加,已轉移至“一帶一路”貨幣影響網絡的中心位置。

rmb.jpeg

圖2“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沿線國家和參與國貨幣傳導網絡

中國金融出版社副總編輯趙學鋒指出,指數具有信息功能、投資功能和評價功能。全球匯率傳導指數的編制和構建方法極具創新性,採用最前沿的計量經濟方法,通過動態的網絡圖,直觀地展現了在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人民幣在世界主要貨幣中的位置變遷,以及在“一帶一路”相關貨幣中重要作用的不斷提升,為監管部門和投資者及時進行政策協調、戰略調整,進行全球化投融資、資產配置和風險管理,提供了重要藉鑑和參考,具有極強現實意義。

復旦大學國際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楊長江教授認為,全球匯率傳導指數是在人民幣國際影響力指數基礎上的重大突破與升級,它建立了量化評估全球主要國際貨幣匯率互動關係以及一帶一路相關國家貨幣匯率互動關係的基礎框架,將人民幣影響力問題放到這一框架下來分析,視野更加恢宏寬廣,方法的科學性也進一步提高,在國際金融基礎理論及現實政策支持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隨著經濟全球化發展,全球貨幣體系格局不斷發生改變,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匯率聯繫日趨緊密,貨幣匯率之間相互錨定、相互影響的嬗變態勢逐漸顯現。在此背景下,新華指數聯合廈門大學經濟學科,充分發揮全國首個文理交叉的計量經濟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在模型、方法及專業人才的優勢,和國家金融信息平台新華財經數據、技術、渠道及專業信息服務優勢,雙方在人民幣匯率國際影響力指數成果基礎上,共同升級發布全球匯率傳導指數,包括世界主要貨幣匯率傳導指數和“一帶一路”相關貨幣匯率傳導指數兩個分指數,通過分別跟踪八種主要貨幣及“一帶一路”相關貨幣間的淨影響,反映不同幣種“錨貨幣”的地位及演化趨勢,基於貨幣匯率間相互影響的動態網絡,反映全球貨幣體系變局。

報告由廈門大學王亞南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周穎剛、王藝明牽頭編撰,中國經濟信息社產經指數首席經濟分析師曹佔忠作為課題組顧問牽頭對報告內容及質量作審慎性評估。

同日,廈門大學經濟學科與新華指數(北京)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雙方將發揮自身優勢,攜手共建“產學研”合作生態,提升核心市場競爭力,服務資本市場投資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