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版“探探”上線,聊聊陌生人社交背後的需求 « 北極圈 騰訊版“探探”上線,聊聊陌生人社交背後的需求 – 北極圈

騰訊版“探探”上線,聊聊陌生人社交背後的需求

欄目:商業頭條 作者:北極圈 評論:0 點擊: 599 次

image.png

近日,騰訊開始試足“陌生人社交”的領域,大家都紛紛期待,這個依靠微信、QQ兩款產品排行熟人社交TOP 1的騰訊,是否也能在陌生人社交領域開拓一片疆土。

11月20日,由騰訊推出的“輕聊”的陌生人社交產品以測試形式上線。這是一款主打“高品質交友圈”的戀愛APP,用戶群體是一線大廠白領和知名高校校友······

大家都拭目以待,騰訊是否能在陌生人交友的領域再創佳績?

縱觀陌生人社交產品的發展史,就像一片狼藉的戰場,競爭之慘烈,很多產品才剛剛亮相於世人眼前,可由於種種原因,也僅僅是曇花一現。與此同時,互聯網的業界人士開始紛紛質疑陌生人社交產品並有聲音指出:95%以上的產品所滿足的都是根本不存在或者無法持續的偽需求。

技術的興起並不是需求真身,只有將受歡迎的技術背後的真正的需求作為載體,才是王道!

2010年,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這項技術逐漸進入了移動社交領域。當時在移動互聯網方興未艾的時代,這個技術受到了眾多年輕人的追捧。美國上線的Foursquare就是利用這項新興技術的手機軟件,它使用地理位置服務鼓勵用戶簽到並分享自己的定位,直到2010年4月,Foursquare的用戶突破100萬。

而此時,這款軟件也給互聯網的發展帶來了靈感,國內的街旁、切克、也紛紛模仿。但由於沒有借勢創造自己的社交屬性,也逐數被市場淘汰。在互聯網曠日持久的戰役中,如果為創新的技術單一地做一款產品,沒有大流量用戶群體作為依托,就是“耍流氓”。

不過,這次試錯,帶給了互聯網人啟發,交友軟件開始利用這項技術幫助用戶認識附近的人。這就是微信“附近的人”的靈感來源。微信的這一創新以日新增10萬的速度,也給當時勢頭正猛的米聊壓倒性的一擊。最為致命的是微信乘勝追擊,在3.0版本中,又新增了“搖一搖”功能。

這就是最初的移動互聯網對陌生人社交的試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些針對陌生人社交的初次嘗試受到了世人的追捧,這也預示著很多創業者也開始躍躍欲試,準備開墾這片陌生人社交產品的沃土。

除了微信裡張小龍把“附近的人”和“搖一搖”這兩個功能做到了極簡化,其他產品試圖效仿(抄襲)並且在此基礎上衍生出來的新的複雜玩法,用戶們顯然並不買賬,比如“兜兜友”。沒有創造自己的核心價值,並且盲目模仿的產品,終將會被市場所淘汰。

這印證了產品經理行業中廣為流傳小故事:孩子凌晨哭鬧說要吃漢堡,孩子的原始需求是真的想吃漢堡還是僅僅是餓了?答案是:餓了。陌陌的創始人唐岩便發現了LBS技術背後的需求,他說:“分享地理位置根本不是需求,背後一定暗含著某種原始的衝動。”無巧不成書,在微信“附近的人”發布的後一天,陌陌上線。

轉折:何時還陌生人社交一片淨土?

那些被市場淘汰的產品究竟是大勢所趨還是犯了眾怒?

遺憾的是,陌陌將陌生人對社交的原始需求定位“污”解了,很快,陌陌雖然在2012年11月份用戶體量突破了8000萬,但是陌陌這款社交軟件依然是臭名昭著的“神器”(“約X神器”)。儘管微信“附近的人”和“搖一搖”也沒有擺脫“神器”的稱號,但由於用戶體量大部分來源於微信的熟人社交功能,所以並沒有造成實質的影響。

所以陌陌“神器”,單純做“約”這個功能會導致這種軟件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約X”神器和“犯罪”神器;男性用戶嘗試約X失敗後受挫紛紛退縮,女性也因為社交環境的惡化,不堪其擾便選擇了離開。

由於缺乏監管力度,類似於這種以“約”為社交宗旨的陌生人社交產品開始愈演愈烈並且肆無忌憚地在移動互聯網市場上屢見不鮮,甚至詐騙,桃色交易等犯罪案件概率也如雨後春筍般肆意增長——由“約X”神器演變成為“犯罪”神器。

佛洛依德說性是一切的原動力。並不否認的是:性是陌生人社交產品背後真實的需求,可沒有受到道德約束的互聯網產品只是盡情釋放人性中的貪婪和惡,終究是會被人類所唾棄。這也就是互聯網產品,在需求分析的時候,“揀了芝麻丟了西瓜”的最好例子:滿足了人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但是丟棄了高段位的精神需求和安全需求。

還有一個最好的例子是在2014年,由無覓團隊開發的秘密這款軟件複製了當時國外火爆一時的軟件secret,它是一款熟人匿名社交軟件,由於創始人對其定位使得產品被當成洩憤和攻擊他人的工具。

同期類似產品還有烏鴉,它的slogan便是“上班黑同事,下班黑同學”。

這些熟人匿名社交產品說到底其實滿足了人類的兩種需求:偶發性的窺探慾和不用負責任的攻擊欲。這些負面信息爆棚的產品一時被推到風口浪尖,也因為各種原因被勒令下架。

與“陌陌神器”相反的是,高舉“婚戀社交”旗幟的移動端產品也紛紛進入陌生人社交產品的市場,如:美麗約,一見鍾情等,但是由於沒有深厚的運營功底和完善的紅娘體系,很難和世紀佳緣、百合網分庭抗禮,同樣,會逐漸退出歷史的舞台。

陌生人社交產品開始走向品質化,正規化

陌生人社交是剛需嗎?

我認為是的,我們認識新的同學,新的同事,在不同的領域開闊自己的人脈,結識自己愛人,都可以歸類為陌生人社交。只是陌生人社交方式在互聯網時代也變得更加方便,高效,這就是通過陌生人社交軟件來進行的社交。

我們將如何判定一款陌生人社交產品是否滿足大眾的需求呢?

這需要從兩個維度進行思考:

01

首先,異性之間相互吸引的資本來源於兩個方面:一是對方的生理價值,二是對方的社會價值。

那在陌生人社交產品上如何體現呢?

先來說說生理價值,生理價值就是指人的外在屬性,比如年齡、相貌、身高、體重、身材等。在陌生人社交軟件中,顏值就是打開陌生人社交的第一道門。這類相對成功的產品有tinder,探探等,它們以鼓勵和檢測的方式讓用戶上傳自己的真實照片,滑動匹配自己心意的對象。還為誠意交友的用戶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務。

再來說說社會價值,社會價值就是指人的社會屬性,比如社會地位,職業,收入,家庭背景等。探探也會鼓勵用戶去完善資料,不過用戶在填寫基本資料時,一般不願意透露自己的真實信息,所以,像探探這類產品,它的優點也既是它缺點:雖然能檢測人像(在探探頭像裡你一定不會看到一隻小貓或小狗),但是它不能檢測頭像的真實性,同樣,也不能驗證用戶提供的基本信息的真實性和有效性。

02

其次,如何體現高品質呢?

這和用戶群體息息相關,如果用戶群體是為整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的人和文化水平不高,素質低下的人群打造的,那登入產品的門檻自然就會低。那如果用戶定位是高級白領、創業者、高校菁英,自然產品的門檻就會相對變高。

登入門檻高意味著什麼呢?高品質用戶群的需求又有哪些呢?

登入門檻高,意味著會損失一部分用戶群體,但是這樣做的好處也不言而喻:

可以保證用戶群體的基本信息的真實性和有效性。既可以直觀的看到對方的生理價值,也可以看到對方的社會價值。

用戶以自己的真實信息作為交換,並且以用戶和產品相互信任為原則,受到道德的約束,是以社會人的角色使用產品,杜絕了“約X”和“犯罪”等不正之風,用真誠,友好的態度進行交友,牽手成功率會大大增加。

高品質用戶群,思想、文化都比較接近,溝通交流也會比較順暢。

這類人群背後的需求不僅僅是陌生人社交這麼簡單,我們需要考慮他們對陌生人社交背後需求:高效(時間觀念重)、高品質、目標明確(為了找對象/還是為了拓展人脈),所以登入門檻高,會為這類用戶人群把第一道關。

“輕聊對用戶身份驗證要求,明顯比探探高出不少:用戶上傳照片後,還需要通過人臉識別進行真人檢驗,檢驗成功後才擁有配對選擇的權利。同時用戶還可以上傳在職證明或工牌進行公司認證,上傳學位證明或學生證對學校進行認證。在進行配對選擇時,用戶可以看到包括對方個人封面、關於我、興趣愛好、理想型及發布的個人動態等信息。輕聊採用多種標籤,而非LBS進行智能匹配,這種配對方式對交友範圍進行了一定程度的精選,這也是騰訊之所以將其成為“高品質脫單”的重要原因。”——《騰訊版“探探”試水陌生人社交》

簡言之,輕聊這款軟件是否能成為陌生人社交領域的佼佼者,還有待時間的檢驗。不過也是集大成於一身的良心產品。



聲明: 本文由( 北極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騰訊版“探探”上線,聊聊陌生人社交背後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