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中国央行双11或将推出数字货币,四大行、阿里腾讯、银联参与其中! « 北极圈 重磅!中国央行双11或将推出数字货币,四大行、阿里腾讯、银联参与其中! – 北极圈

重磅!中国央行双11或将推出数字货币,四大行、阿里腾讯、银联参与其中!

栏目:商业头条 点击: 32 次

image.png

据福布斯最新报道,中国央行或将在11月11日正式推出由国家支持的数字货币,并向七大机构发行,其中已获悉的包括有阿里巴巴和腾讯,中国两大科技巨头。

据福布斯最新报道,中国央行或将在11月11日,也就是中国购物狂欢节,正式推出由国家支持的数字货币,并向七大机构发行,其中已获悉的包括有阿里巴巴和腾讯,中国两大科技巨头。

曾担任中国建设银行的全球财务战略主管的Paul Schulte向福布斯表示,全球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世界第二大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 中国最大的两家金融科技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 中国银联这七家知名机构将成为央行数字货币的首批发行对象。

事实上,除了上述7家机构之外,可能还会有其他机构获此殊荣。一位曾参与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的人士确认,上述七家机构在央行数字货币发布时将接收这批“新资产”,并补充可能还会第八家“入局者”,但是他拒绝提供这家公司的名称。

而央行数字货币具体的发行时间可能就在未来几个月。一位中国政府前职员向福布斯证实,自去年以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背后的技术已经准备就绪,可能会在11月11日即中国最繁忙的购物狂欢节上推出。

央行数字货币的预计推出时间实在耐人寻味,在此前的中国金融40人论坛,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就强调,央行数字货币必将是面对零售场景、面向公众,是针对于零售支付场景提出的解决方案。央行选择把实用性作为最终目标,并没有去提及普遍意义上的加密货币概念。而作为中国现象级电商以及零售行业的全民节日,“双十一”无疑完美契合了央行数字货币的零售场景。

消息源称,在央行数字货币发布时,这几大机构将负责把数字货币分散给13亿中国公民和其他利用人民币开展业务的人。并补充说,中央银行希望通过与西方代理银行的关系,最终实现向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消费者提供中国央行数字货币。这符合了穆长春在论坛上提及的央行数字货币的“双层运营”体系,先由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八月有关消息层出不穷

自8月以来,有关央行数字货币的有关消息层出不穷,更是连续6次出现于官方表态。

早前在8月2日,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就指出,下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40人论坛上公开表态,“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从去年开始,相关人员已经是以‘996’的工作状态来进行相关系统开发。现在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再到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等创新应用”。

然后便是央行在《中国人民银行年报2018》中表示,将有序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防范虚拟代币风险。央行表示,密切跟踪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国际动态,积极参加国际交流。稳妥有序组织商业机构共同开展具备数字货币特征的电子支付工具(DC/EP)研发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

央行数字货币3大要点

央行数字货币真的是呼之欲出,这次七大机构助力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工作的消息爆出无疑又一次提振了人们对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信心。

目前的来看,央行数字货币有几个点需要大家注意。

1.双层运营体系

在中国金融40人论坛上,穆长春对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理念和技术架构进行了完整阐述。简单来说,我国法定数字货币会是一套“双层运营结构”,即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据穆长春介绍,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曾经做过一个“纯区块链架构”模型,但是因为法定数字货币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坎。

比特币每秒只能完成7笔交易,以太坊网络是每秒10笔到20笔,而Libra也只有1000笔/秒。他表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

同时基于中国特有的国情、货币政策、风险、以及现有的资源优势的考虑决定了央行采用“双层运营结构”。

2.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

穆长春指出,在整个兑换过程中,没有改变二元账户体系,所以应该保持原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方式,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的地位。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心化管理下的央行支付货币,和传统电子支付工具并不相同。传统电子支付工具资金转移必须通过传统银行账户才能完成,采取的是“账户紧耦合”的方式。而对于央行数字货币,是“账户松耦合”的方式,即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实现价值转移,使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这样,央行数字货币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 同时又可以实现可控匿名。

3.强调零售场景

穆长春强调,央行数字货币必将是面对零售场景、面向公众,是针对于零售支付场景提出的解决方案。央行选择把实用性作为最终目标,并没有去提及普遍意义上的加密货币概念。

面对高频交易的业务场景,为了引导央行数字货币用于小额零售场景,不对存款产生挤出效应,避免套利和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央行可以根据不同级别钱包设定交易限额和余额限额。另外可以加一些兑换的成本和摩擦,以避免在压力环境下出现顺周期的情况。穆长春说:“如果需要的话,央行数字货币还可以为央行实施负利率提供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