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央行对数字货币的重视来谈谈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 « 北极圈 从央行对数字货币的重视来谈谈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 – 北极圈

从央行对数字货币的重视来谈谈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

栏目:商业头条 作者:北极圈 评论:0 点击: 237 次

目前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持续创新,以及中国庞大的互联网消费群体,区块链应用在中国也呈现出多元广泛、积极活跃的特点。区块链领域私募股权投资共计投向挖矿、钱包、虚拟货币、基础设施、底层技术、交易所、相关服务、区块链应用8个领域,中国区块链产业链可谓基本成型。

首先我们中国区块链行业发展面临挑战

1.清退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 2.叫停非法ICO  

从占比最高的区块链应用来看,私募股权投资领域可分为数据服务、金融、认证确权、文化娱乐等10个领域,其中数据服务、金融和认证确权三个领域占比较高,三项累计占比达79%。

8月2日,人民银行明确提出“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此后又通过多种渠道释放央行数字货币设计理念、技术架构、运营体系、先行试验区等方面内容,信息指向该币可能年内推出

央妈数字货币的核心意义--志在美元,志在全球

人民银行急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其目标显然不在于进一步推动境内支付的便利性。应对国际主导货币及境外数字货币的双重挤压,缓解资本项目管制长期化带来的跨境支付矛盾,应该是央行数字货币的重要使命。 由于现金数字化后支付宝微信在国内应用已十分发达,对于数字货币的出现其实没有任何价值,那央妈为什么要推进数字火币的研发,人民币国际化才是数字货币的历史使命!!!

而我们挖掘重点就是跨境支付

首先跨境支付的矛盾在哪

跨境支付与境内支付流程几乎一致,只是跨境支付有人民币备付金和外币备付金,需要把各币种资金清结算至相对应的备付金账户。

coin.jpg

1568782176412763.jpg

1568782242701055.jpg

支付是国际贸易双方非常关心的核心环节,也是经常产生结算风险的关键节点。而现今,当前国际贸易中电汇支付的交易过程中,电汇支付存在支付效率低、结算风险高的问题。而基于区块链的跨境支付交易流程,充分展示区块链跨境支付在降低结算风险、提高支付效率、节省银行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全新构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支付新模式。

在国际贸易中,传统的电汇支付需要经过汇出行、中央银行、代理银行、收款行等多个机构,这里每一个机构都有自己的账务系统和清算系统,不同机构之间都需要建立代理关系;跨境支付中的每笔交易不仅需要在本银行记录,还要与交易对手进行资金清算和对账等,这导致跨境支付中的业务处理速度慢,中间结算成本高,支付效率低,同时还存在相当大的支付风险。

在国际贸易中实际运作模式下,电汇风险分为以下两种方式:

第一种,货到付款,出口商可能财、物两失。

第二种,预付货款,进口商付款未收到货物。

而区块链技术的典型特征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信任共识算法、加密算法等信息技术在互联网时代的集成创新,具有泛中心化、信任共识、信息不可篡改、开放性等特征,适合应用于交易双方需要高度互信的业务情形中,如果能利用新型的区块链技术,构建一套点对点、彼此互相信任的跨境支付结算系统,能够进一步提高跨境支付的效率,提升跨境支付的安全可靠度,则能大大推动国际贸易的发展

软银副总表示,RCS和基于区块链的概念验证演示运营商主导的服务可以提供的价值:“我们预见新的移动支付服务,还能使商家以数字方式运营,使用规模非常广泛,以前只适用于大品牌,但它也会让我们的客户在购买和旅行习惯方面更具灵活性。”

谈央妈的数字货币,DCEP是且仅是“数字化的人民币”

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名称为DCEP(DigitalCurrencyElectronicPayment),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作为一项自2014年便开始的国家级工程,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发已进行了5年之久。从目前公开信息看,该数字货币在技术上不预设路径,随数字技术的竞争和迭代做适应性改变;在经营上采用“央行-商业银行”双层运营架构,引入市场化力量共同参与;在管理上采用部分中心化模式,保留中央银行控制权。开放性、市场化,叠加强有力的政府引导,预计该币推出后能够迅速在境内得到应用。

单一锚无法与一篮子货币开展国际竞争

货币的本质是信用,市场选择何种货币,是各类货币信用、可获得性、流动性等多种因素共同竞争的结果。

Libra锚定的是以美元为主的一篮子货币。从7月美国参众两院Libra听证会情况看,脸书不可能绕开美联储或其他机构监管发币。现在无法预测脸书与监管当局会达成何种妥协,但可以肯定,最终被放行的Libra,其以美元为主、一篮子货币为锚的基本框架不会改变。脸书有27亿用户群,有涵盖全球支付、科技、电信、区块链、风投等众多领域加盟会员的优势,这会极大丰富Libra的应用场景。

反观DCEP,100%以人民币为锚。即便未来发行机构中,有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参与,单一人民币价值锚特性,让其难以与Libra展开国际竞争。至于在我国境内,区块链等技术可以完全绕开各国搭建的银行间支付清算系统,监管部门很难通过传统行政干预阻止Libra的流入渗透。

锚的设定不妨更有想象力

主权信用货币时代,人民币尚难以与发达经济体货币有效竞争;数字化时代,在技术水平类似的场景下,我们恐怕不能期望单纯“数字化的人民币”能够在与“数字化的全球主要货币”的竞争中胜出。着眼于货币非国家化时代的国际货币竞争,DCEP有必要在其锚的设定上,采用更加开放、更加大胆、更富想象力的方案。

在保留DCEP零售功能定位、不预设技术路线、双层运营体系以及部分中心化管理模式等框架设计的基础上,应仿照Libra锚定一篮子储备资产的特点,以及SDR(特别提款权)的定值方法,确定DCEP的价值锚。

最为简洁直观、最具操作性、最为市场接受的锚,是以某一权重的人民币和美元为权重,以即期汇率折算,确定货币篮,如:

1DCEP=1¥=α*¥ (1-α)*$*E

DCEP中的美元以官方外汇储备为支撑,美元储备的规模为DCEP发行上限。大体测算,我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元储备略超过1.5万亿美元。即便将全部的M0兑换为DCEP,也仅约消耗三分之二的美元储备(汇率按7计算,145378.5亿个DCEP,锚定72689.25亿人民币和10384.18亿美元)。如此,DCEP有100%的兑付保障,有充足的信用基础。



声明: 本文由( 北极圈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链接: 从央行对数字货币的重视来谈谈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